新浪彩票

 
網站地圖 郵箱登陸 留言板 English 中國科學院
新聞動態  
頭條新聞
綜合新聞
科研動態
新浪彩票app
媒體長光
新浪彩票注册
新浪彩票app
題  目:第47期发光学论坛——Elemental 2D materials beyond graphene: Insights
報告人:Prof. Udo Schwingenschlogl
時  間:2019-01-15 14:30
地  點:東配樓五樓大會議室
題  目:應用光學論壇第40期——基于中遠紅外量子級聯激光的工業煙氣分析技術研究
報告人:王胤
時  間:2019-01-07 09:00
地  點:學術交流中心第二會議室
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動態 > 媒體長光
【新京报】全国人大代表王家骐:一生致力三件事 入海上天育新人
2019-03-08
打印 關閉

  我認爲,能爲國家做一點貢獻,就是我們知識分子的本分。

  新京报讯(记者 王姝)王家骐,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國科學院院士、长春光机所學術委員會委员。

  他在光學儀器領域深耕55年,組織研制以“神舟五號”“神舟六號”相機爲代表的多種先進光電裝備,突破了一系列關鍵技術,提高了我國相關領域的技術水平。

   3月2日,王家骐接受新京报专访。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

  【談履職 】人大代表就是要爲選民代言 

  新京報:今年是你第幾次出席人代會?

  王家骐:我從1993年開始擔任全國人大代表,八屆、九屆、十屆,十一屆空了一屆,然後十二屆、十三屆,一共是五屆。

  新京報:作爲人大代表參加了這麽多次人代會,你感觸最深的是什麽?

  王家骐:我最深的感觸是,人大代表是選民選出來的,所以一定要反映人民的訴求,特別是全國人大代表,要把人民訴求中需要由國家層面考慮的問題提出來。

  新京報:去年人代會你提了哪些建議?

  王家骐:去年我提了一个有关国企改制后医务人员工资待遇的议案,国务院国资委很重视,为此还去吉林省调研。不少人感谢我,我说不用感谢我,人大代表就是要爲選民代言。

  【談工作】我國航天相機研究已進入高分辨率領域 

  新京報:你大學學習的專業並不是光學,後來是怎麽開始從事光學儀器方面研究的?

  王家骐:其實我是“鐵匠”出身,哈工大九系,也就是加工系鍛造工藝和設備專業畢業生,鍛造就是鐵匠,把鐵燒紅了,軋鋼、磨鑽。1963年大學畢業後,我來到長春光機所工作,後來讀研,1968年研究生畢業後留所工作,一直到現在。

  那個年代國防任務多,搞光學精密儀器的人少,他們看我這個小夥行,就組織了一個團隊研究光學儀器,讓我當組長。我沒學過光學,那就得一邊幹一邊學,好在改行還比較順利。1968年12月我接到了第一個任務,1972年我們研制了兩套設備,提供給用戶使用。

  新京報:你接到的第一個任務是什麽?

  王家骐:是我們國家第一個洲際導彈的瞄准儀,1972年,我就交了兩套,試驗效果很好,改進以後批量生産。

  新京報:你一生做了三件事,第一件事是“入海”?

  王家骐:這其實是媒體總結的,說我一生做了三件事,“入海、上天、育新人”。第一件事“入海”發生在1969年,我接到另一個重大任務,就是研制我們國家潛艇的彈道導彈光電瞄准儀。那時候基本沒有什麽可以借鑒的資料,一切都要靠自力更生,一點點摸索。我們從1969年開始研制,經過13年,到1982年在渤海灣第一次進行海上試驗實戰考核,很成功。

  新京報:海上試驗實戰考核時,你負責哪項工作,當時心情如何?

  王家骐:我當時就在潛艇上,崗位緊挨著導彈發射桶。心情不好說了,害怕也沒用,風險一定有,但是我相信我們國家的組織和管理是非常嚴格的,我們的核潛艇沒出過意外狀況。

  平常我都穿工作服,不過那天我穿了一套料子中山服,那時候工資水平不高,這套中山服花了100多塊錢,我攢了好幾個月。我當時就想,萬一出事了,我就沈海底去了,讓中國人自己打撈起來無所謂,要是外國人打撈起來,怎麽也要穿得好一點,讓他們看看中國科研人員的樣子。

  新京報:研發航天相機就是你一生中的第二件大事“上天”?

  王家骐:是的,“神舟五號”“神舟六號”相機發射成功、拿到圖像,標志著我國航天相機産業獲得突破性進展和跨越性提高。因爲我們過去拍到的圖像都是分辨率很低的,“神五”“神六”相機拍很清楚,用戶看到了直流眼淚,感歎我們國家幹了多少年,才看到自己拍的這麽清楚的圖像。

  新京報:我國航天相機研發在國際上處于什麽水平?

  王家骐:我國航天相機已進入高分辨率的領域。原來我們還是跟跑;到“神五”“神六”時期,我們是並跑;發展到現在,我們研制了一大批這方面的遙感器,某種意義上來說現在還是並跑,跟美國並跑,當然我們正研制能在某些方面領跑的産品。

  有人形容,航天相機就是專爲地球打造的“自拍神器”,借助光學遙感衛星,給地球來一張自拍照。照片想要拍得好,遙感器必須做得好,就是物空間和象空間映射過來,能夠不失真,原來什麽樣就是什麽樣;相機制造出來,光學系統的制導要好,光學系統還要有熱穩定性和力學穩定性,因爲發射過程中力學的條件很苛刻,這其中熱穩定性、溫控的誤差差一度都不行。還有相機補償、實時補償問題,因爲飛船在天上飛,地球在不停地轉,圖像在相機上動得非常快,每秒100多毫米。這就像一個運動員,如果速度太快你是拍不清楚的。那麽相機補償怎樣才能做得好?首先就要求算得好、算得准,要有數學模型,“神五”“神六”相機的數學模型就是我研究出來的。

  新京報:你一生的第三件大事是“育新人”,你具體怎麽培養年輕人?

  王家骐:2005年以後,我不再擔任課題組長,讓年輕人當,我現在給我的學生打工。我常常告訴學生,課題剛開始時,查文獻是必要的,參考前人經驗可以少走彎路。而一旦進入中長期研究,就該有自己的思路,要不斷進行新探索,逼迫出自主創新的決心和意志。在科研這條道路上沒有捷徑可走,只有腳踏實地。

  【談生活】不用智能手機 會用電腦推導數學模型 

  新京報:你曾獲得多個獎項,其中哪一個獎項是你最珍惜的?

  王家骐:1988年-1989年,我開始研究航天相機。因爲這個項目獲得了很多獎項,三個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,還獲得過其他一些獎勵,我一時間也說不上來了。我認爲,能爲國家做一點貢獻,就是我們知識分子的本分。

  新京報:我注意到你使用的還是老款手機,怎麽不用智能手機?

  王家骐:我對手機的需要很簡單,能打電話發短信,別人能聯系上我就行,這部手機1995年開始用,沒有換過電話號碼。

  我沒有時間去用智能手機,有那個時間做點研究工作多好。再說天天盯著手機看,我擔心把眼睛看花了。

  我今年79歲了,眼睛還不花,眼睛得省點用。雖然不用智能手機,但我會用電腦,比如文檔、PPT、數學模型的編程推導,這些我都能用電腦做。我從來沒有助手,自己從事的工作一般人幹不了,能幹的人,跟在我這樣一個老頭子身邊,我擔心耽誤了人家,所以一切還是自己來。

  1988年-1989年,我開始研究航天相機。因爲這個項目獲得了很多獎項,三個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,還獲得過其他一些獎勵,我一時間也說不上來了。

  我認爲,能爲國家做一點貢獻,就是我們知識分子的本分。——王家骐

   (来源:新京报 2019-3-4 )

 

 

  

评 论
附件下載
相關新聞
吉ICP备06002510号 2007 中國科學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 版权所有 
吉林长春 东南湖大路3888号 中國科學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
邮编:130033 电话:0431-85686367 传真:86-0431-85682346 电子邮件:ciomp@ciomp.ac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