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浪彩票

 
網站地圖 郵箱登陸 留言板 English 中國科學院
新聞動態  
頭條新聞
綜合新聞
科研動態
新浪彩票app
媒體長光
新浪彩票注册
新浪彩票app
題  目:第47期发光学论坛——Elemental 2D materials beyond graphene: Insights
報告人:Prof. Udo Schwingenschlogl
時  間:2019-01-15 14:30
地  點:東配樓五樓大會議室
題  目:應用光學論壇第40期——基于中遠紅外量子級聯激光的工業煙氣分析技術研究
報告人:王胤
時  間:2019-01-07 09:00
地  點:學術交流中心第二會議室
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動態 > 媒體長光
【央广网】【从心之年】全国人大代表王家骐:“搞科研的乐趣 就像坐在炕头数钱”
2019-03-11
打印 關閉

  央广网北京3月9日消息(记者孙冰洁 韩靖)中科院院士王家骐是吉林代表团中年龄最大的一位,尽管已经79岁,但老先生依然保持着良好的状态:走起路来腰板挺得笔直,从来不用助手,依然在科研一线工作:建模型、搞研究、带学生。

  “莫道桑榆晚,爲霞尚滿天。”他說自己雖然年齡大了,但依然精力十足,“老同志也要活到老、學到老,貢獻到老。”

全国人大代表、中科院院士王家骐接受央广记者采访(央广网记者 韩靖 摄)

  “代表就要爲人民說話”

  3月2日,是代表團陸續到會報到的首日。中午剛過,記者來到吉林代表團駐地時,王家骐正在房間裏認真翻看當天出版的《人民日報》,他把這形容爲人大代表的必備功課。已近耄耋之年的王老耳聰目明,看報紙也從來不戴眼鏡。“你們小同志也要好好學習啊。”一邊拿著報紙,一邊還不忘認真地囑咐前來采訪的記者。

  在他駐地賓館的房間桌子上,有一沓疊得整整齊齊的文件,湊近一看,是王家骐今年准備提交的建議和與之相關的資料。每頁紙都標上了序號,他從不用助手,也不讓別人幫忙整理,看完一頁後要馬上歸到原位放好,以防弄亂,這是他搞科研多年養成的習慣。   

  王家骐向记者展示本次大会准备提交的建议与议案(央广网记者 韩靖 摄)

  從1993年至今,王家骐前後當了20年的人大代表。談及履職感受,他坦言:“人大代表是選民選出來的,一定要反映人民的訴求,把其中需要由國家層面考慮的問題提出來。”

  “我跟他們說,有什麽事你需要反應,就來找王家骐。”在吉林代表團,王家骐是出了名的“敢說”,他的不少建議也得到了相關部門的重視與采納,此前他曾建議建立嬰兒指紋信息庫,采用智能系統打擊拐賣兒童;去年他又提出一個有關國企改制後醫務人員工資待遇的議案,並得到國資委等相關部門重視,爲此專門去吉林省調研。“不少人感謝我,我說不用感謝我,人大代表就是要爲選民代言。”他告訴記者,今年還准備繼續在這個議案的基礎上完善一些細節,希望能盡快讓問題得到妥善解決。“那些員工歲數也都不小了,不能讓他們一直等下去啊。”

  一生做了三件大事:上天 入海 育新人

  在人大代表的身份之外,王家骐的生活中只有兩個字:科研。就在來北京參會的路上,他還抓緊時間推算了兩個實驗需要的數學模型。

  “要不是解放啊,我連學都上不了。”他生于江蘇蘇州一個工人家庭,家中兄弟四人,到上初一時,家裏已無財力繼續供他上學。是居委會的幹部前來勸說,才通過插班得以繼續求學,也是在那時,他開始找到學習的樂趣,並在高考時順利進入哈爾濱工業大學。

  1963年大學畢業後,王家骐繼續到長春光機所讀研深造,從此將一生都投入到光學事業中。

  1969年,王家骐接到一個重大任務,研制潛艇的彈道導彈光電瞄准儀。當時幾乎沒有任何可借鑒的資料,一切都靠自力更生,一點點摸索。從1969年開始研制,直到1982年,才在渤海灣首次進行海上試驗實戰考核。

  平常王家骐都穿工作服,試驗那天他特意穿了一套呢料中山裝。那時工資水平不高,這套中山服花了100多塊錢,是他攢了好幾個月的工資。“我當時就想,萬一出事了,我沈到海底了,要是外國人打撈起來,怎麽也得穿得好一點,讓他們看看中國科研人員的樣子。”

  研發航天相機是他一生中的第二件大事,“上天”。“有人形容,航天相機就是專爲地球打造的“自拍神器”,王家骐團隊研發的航天相機最終使“神舟五號”“神舟六號”清晰地拍攝到圖像。“他們看到圖像後直流眼淚,感歎我們國家幹了多少年,才拿到拍的這麽清楚的圖像。”

  2005年以後,王家骐不再擔任長春光機所課題組長,把更多機會留給了年輕人。他戲稱自己現在是給學生打工,但每當接到任務,他還是會不自覺地先幫學生把研究框架搭好,讓年輕人少走彎路。但一旦進入研究過程,他有自己的一套原則:“我的學生必須不斷進行新探索,腳踏實地,不能浮躁,科研這條道路上沒有捷徑可走。”

  “我最大的樂趣都在科研裏”

  2017年,記者在全國兩會時見到王家骐時,他隨身帶了一部已經停産的老式國産手機,鍵盤已經磨損到看不到數字,只有接打電話和收發短信的功能。

  今年兩會,他依舊帶著這部手機,把它當寶貝一樣地拿在手裏,“你別看它破,可好用了呢。”說著就跟記者演示了起來。

  這部手機他用了近二十年。

  爲了方便跟家人聯系,最近兩年,他才在家人勸說下另買了一部智能手機,但也只用于家人的微信聯絡,平時用的最多的仍是那部老手機。 

  全国人大代表王家骐。(央广网记者 韩靖 摄)

  與這部手機“同齡”的,是他身上那件棕色格子外套,來之前他特意讓老伴熨燙了一遍,樸素而筆挺。

  “我沒有時間去用智能手機,有那個時間做點研究工作多好。再說天天盯著手機看,我擔心把眼睛看花了。”

  他把所有的“關注”都放在了研究上。年紀大了,他每天都要堅持鍛煉身體,爲了能夠工作的更久點;眼睛要省著用,因爲光學精密儀器需要一副好視力。雖然不用智能手機,但他會用電腦做PPT、建數學模型、上網關注研究領域的前沿成果……

  70多載風雨,他經曆過物質極度匮乏的年代、經曆過發展進程中的沈浮起落,回望一生,卻始終不覺得“苦”。他說自己的一生都投入到自己喜歡的事業裏,研究中每取得一點進步、看到一點成果,那種心情,“就像做生意的人賺了錢,晚上坐在炕頭上數錢,高興都來不及。”

  明年王家骐就80歲了,按照規定,他將在這一年退休。他說自己到時只有一個要求,退休後把他的辦公室留著,他還要繼續工作,“不上班我幹啥呀?我不上班不行。”

   (来源:央广网 2019-03-11)

 

评 论
附件下載
相關新聞
吉ICP备06002510号 2007 中國科學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 版权所有 
吉林长春 东南湖大路3888号 中國科學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
邮编:130033 电话:0431-85686367 传真:86-0431-85682346 电子邮件:ciomp@ciomp.ac.cn